设为首页   收藏本站 
用户名: 密码:
公告: 关于开展“2019中国建筑金砖奖” 评价工作的通知
 
  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专题报道
 

如何看待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—刘福垣

www.jzlh.org.cn  中国建筑业企业联合会  2014/5/15  来源:中建联新闻中心
 

    当前的经济形势人们担心经济下滑,说我们现在的经济是有所疲软,但是我们绝不采取强刺激的措施,可能有一些微刺激的措施。

    这两天国家统计局把第一季度的情况做了分析,第一季度虽然GDP只有7.4%,是这两年来最低的。但是他也讲到了一个亮点,就是从2013年末到现在有一个新的迹象,就是中国的第三产业超过了第二产业,贡献的GDP已经达到了49%。这样一个消息确实是令人振奋的。一个国家由贫致富真正还得靠第三产业。我们现在在世界各个大国中分工体系中,我们第三产业已经露了头了。按理说我们早就应该第三产业搞过第二产业,但是我们近几十年搞过两次分散工业化,毛泽东时代是在地球反包围下,准备打仗,所以把我们的大工业、军事工业都搞到老少边防,分散到山沟里去了,这对第三产业的发展相当不利。这30年我们搞了村村点火户户冒烟,大搞工业企业,这次分散工业化,对我们第三产业、服务行业等各个方面也是严重的抑制,因为第三产业还需要服务半径。

    我们现在为什么有所转变呢?是因为现在各个城市的发展逐渐走上了,通过开发区的形式把工业都集中在开发区中,这样的亮点虽然很好,但是也不能管长远。现在是倒春寒里明进退,倒春寒我对形势的判断是现在中国经济发展和运行遇到了倒春寒,倒春寒的意思就是说,现在中国还在春天,不要把冬天当春天。尤其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搞的发展论坛,大家争论的无非是两个观点,一个观点认为中国30多年来10.3%的高增长,这样的经济奇迹不能继续下去了。而我们现在到了中速发展的阶段,原来是“八九不离十”,现在就来了“七上八下”,相当不错了,所以为什么克强总理说能搞个7.4%已经不错了。而且可以预计3月份已经有所变化了,第二季度有可能高于第一季度。在他脑子里还是盯着GDP。这样的观点基本上是包围中南海的一批学者认为的,要有长期的“7%”左右的速度,有可能过几天是6%了,6%你也得认,因为到了这个阶段了,要以平常心对待经济速度的下滑。

    另一种观点是“中国崩溃论”,这样的论调出了好几次,这次是论据最充分的,30年积累了这么多矛盾,毁坏了大量的耕地,破坏了资源,污染了环境,摧残了劳动力,让少数人暴富了,而暴富的人拿了钱纷纷都走了,现在遇到了瓶颈。特别是08年,那几个金砖国家都蔫了,就咱们还像点样,已经涨得“七上八下”了,那几个国家又相当于那时候的拉丁美洲,30年前的拉丁美洲风光了一段,两位数的高增长,突然一个跟头跌下来,几百倍、上千倍的通货膨胀,整个经济崩溃。我们是不是重复了这个老路?我们是不是到了中速阶段?我个人判断,他们这些说法都属于符号经济学,就是根据统计局的数得来的。

    统计局这组数指标体系是从欧美日抄来的,什么GDP、M1、M2、CPI,这些东西是发达国家成熟经济体市场运行的观念总结,这些指标在这些发达国家能够反映经济运行的实际。而到了中国、印度,到了我们这些所谓的发展中国家,这些指标无论是内涵还是外延都发生了变化,不能用西方经济学的理论去解释了,我们不具备西方经济学理论的前提。我们这些包围中南海的海归们肯定不是学过的,他们在学习西方经济学的过程中忽略了一个时差,你坐回来回国还得倒时差呢,我们现在跟他们差了两个阶段。你可以对西方经济学倒背如流,但是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。为什么?西方经济学有一个前提,你们回去再翻翻书,在序言里边有一个声明,声明是说你要用我这套理论,必须符合我的假定条件,这点咱们年轻一点的企业家都知道,它的假定条件是理性经济人假说,要用这套理论,从事经济行为的当事人都得是理性经济人,这个条件太苛刻了。你说咱们理性吗?有多少人理性?换句话说,西方人都理性吗?如果理性,那能有这次金融危机吗?

    什么叫理性经济人?能够对任何经济信息做出有利于自己利益最大化的选择,我们不用说一般的小股民、一般的老百姓,我们这些企业家你扪心自问,你能根据经济信息哪一个政策来了,做出对自己经济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吗?所以这样的问题根本不存在。它的设计是这样的,人人顾自己,上帝顾大家。每一个人都是理性经济人,但是理性加理性,总量可能不理性,怎么办?政府调控。它是建立在这样的逻辑上。

政府调控又有一条,要素在产品、产业在城乡之间的流动没有行政性障碍。这个条件对中国来讲也相当苛刻。都搞五年规划,把行政区划变成经济区划,变成一个国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要素能流动吗?要素流动的动力是平均利润率。我到你那个地方去,为什么去?因为我听说在北京投入一百万能赚10万,去你那里能赚20万,所以我去了。但是结果去了之后就赚了8万,因为搞行政审批盖章就好几年,章盖完了好几年过去了,等弄好了,又关门打狗了。

刚才介绍我说是著名经济学家,我最反感这个词,为什么是著名?他老发言就是著名,他要是真正在下面搞学问、搞理论,那大家不知道。所以我对“著名经济学家”都是加引号的。

    你们回忆一下这20年来能叫得出名字的著名经济学家,他们这20年说了什么?就是四个字,冷、热、胀、缩。GDP一高于8%就热了,一低于8%就喊冷了。CPI是消费价格指数,往上一走通货膨胀又来了,往下一降,通货紧缩挥之不去。你们回头看看这20年,中国经济上了两个大台阶,这个地球已经感到中国的存在、感到中国的威胁,但是在中国这帮学者嘴里,没好日子,不是冷就是热,不是胀就是缩。大家知道庙里的和尚念经,他们也念,“冷热胀缩”,他们几乎都是问题经济学家。

    你说他们干什么呢?无非是水多了加面,面多了加水。一看统计局的数高了,就按下去,低了就提上去。你平均利润率的规律形成了吗?有经济周期了吗?你就调控。大家知道宏观调控是针对经济周期的,而经济周期是有规律的波动,春夏秋冬春夏秋冬,你就盯着周期,使高的别太高,低的别太低。你现在连周期都没有,我们现在哪有什么周期。有周期那是政府换届,折腾一下冷下来,再折腾一下再冷下来。你调控的对象是企业吗?是市场吗?你调控的是地方政府,因为我们的地方政府在企业化。所以我们判断形势不能根据他们这冷热胀缩,GDP上去就好,下来就不好。一定要破除特殊符号经济和问题经济学的迷雾。那怎么办呢?讲点经济觉悟。

    要指挥一个13.5亿人的大经济体,你不对它准确的定位,你凭什么说形势好了坏了,凭什么说到拐点了,凭什么说那30年就是奇迹。所以我认为必须要给我们的国民经济准确的时空定位,中国是从哪儿来,往哪儿走,走到哪儿了。前两天我问有关领导,我说你们知道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呢,不知道主要矛盾改什么革,发展在哪儿受到障碍才去改革,改革是为发展服务的,你都不知道发展什么,把什么划成什么,发展的主要矛盾在哪儿,遇到的是什么障碍,搞什么改革。咱们三中全会的改革方案,几万字,还顶层设计,16大条,60个纲目,最后确定下来336个改革项目,七年的规划,336个平均七八天就得搞成一个,大家想想可能吗?现在把它分到各个部委去了。我们弄336条,这些条你都记不住,怎么改。

    十年前我在烟台和45、46个日本的大学教授开了一天的会,上午说中国威胁论,下午说中国崩溃论,忽悠中国的词很多。中国威胁论就拿速度说话,我们那年初报的上一年的GDP是9.8%,日本是多少呢?是1.8%。日本教授就说了你看中国的发展就是对我们日本的威胁,把我们企业都掏空了。我说我们9.8%根本不是高速度,是带病前进的速度。GDP9.8%是上去了,社会犯罪率比9.8%还高,越来越严重。为什么呢?社会犯罪率的上升,说明我们的发展战略出问题了,我们的利益结构关系出问题了。当然在原始积累阶段,分配不公,这是难以避免的。但是稍微向弱势群体倾斜一两个百分点,我们GDP那30年15%、16%都挡不住,10.3%算什么。文化大革命十年,光闹革命呢,GDP还7.3%呢。为什么?小孩长个儿呢,再有病,个儿也得涨。那10.3%算什么奇迹啊。让人家忽悠了,中国是世界经济的火车头,十年搞了这么高,算什么奇迹啊。

    今年是值得表扬的,今年“两会”没出丑,每年“两会”登的报告,年年都有,第一张图表三条曲线,平均10.3%平均增长率,2008年降到9%,然后底下还写一行,“9%也是这个世界最高的速度”。第三条曲线是发达国家一二三,个别还有负的。为什么一个最到最穷的发展中国家速度最快,为什么一般发展中国家速度居中,为什么越发达的国家就慢,它不在一个阶段上,能比吗?

    日本人是1.8%,那年的人均GDP三万八,三万八乘上1.8%是三万八千美元,我们那时候才一千四百美元,乘着9.8%,和人家三万八乘1.8%能比吗? 

    公元1300年,意大利是第一个资产阶级民主,后面跟着葡萄牙、西班牙、荷兰,后来英国完成了产业革命。1300年咱们在哪儿呢?1271年北京作为元大都,1279年元朝占领中国,那时候还是元朝初年,英国已经实现了产业革命,英国进入真正的资本主义是1640年前后,那时候我们清兵还没入关呢,李自成还没打到北京呢,你跟人家比什么速度。我们在资产经济的儿童团阶段,长个儿慢了是有病。他们是资产经济的中老年阶段,长个儿快了是妖精。像日本涨1.8%了不起,我说你们偷着乐吧。像我这老头量身高,原来是1米7,现在没有了。我们现在还大把大把买人家的元器件,我们当年是他们第一大贸易伙伴,他是我们的第三大贸易伙伴,没有这贸易关系能有这1.8%吗?所以我们应该从发展来看,不要老盯着GDP,不要以为10%就是热,不要以为今天7%就是冷,一定要考虑现在所处的发展阶段。

    那中国现在处在什么发展阶段?我凭什么说它是春天。我们1978年作为起点,当时中国两个时代的生产方式,大体上是二八开。什么叫两个时代?封建时代的小农经济、小生产方式、自给自足为主的,和资本主义的以雇佣劳动为基础的、赚钱为目的的生产方式,50、60年代搞计划经济,实际上也是原始积累,不过以计划经济,打着社会主义旗号,本质上是从封建往资本主义在走。改革开放以来,这35年,公开打着市场经济的旗号,我们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人财物都往经济建设上使劲,所以这30年我们的工商业以摧枯拉朽之势打垮了小农经济,转移了2.6亿农民工,农业剩余劳动力让它变成了产业工人,这35年相当了不起。共和国已经有70%的劳动人口纳入了当代市场经济体系,也就是现代化了。

    30年的历史告诉我们,城乡差距现在越来越大,没改革之前才1.9倍,现在3.4倍都打不住,怎么一点也不实事求是呢?现在一号文件的含金量都近万亿了,怎么还是这样呢?这是规律,你抵挡不了规律。

    工商业,包括你们,打垮了小农经济,怎么叫打垮呢?现在他们不交税了,不但不交税,一号文件还给他补贴,就是打点滴。现在小农就是五千年小农经济在当代中国的活化石,就是喘气的石头,植物人,点滴那个管一拔掉,立刻就完了,寿终正寝。难道这不是好事吗?什么空壳村、空壳老人、留守儿童,我们在那假惺惺的。你想想,当年欧洲的原始积累是工人和农民在白骨堆上,他们扒个坟、扒个房子还给你补贴,一把火烧了,都进城去,不准要饭,60岁的都给我打工。老老实实的用耕地和宅基地、土地换社保,你交出土地,我这边保证给你社保,我没有本事给你社保,我不占你的地。得讲理。我们现在两边都不讲理,政府不讲理,农民不讲理,农民指望拿那点地当抵押,政府得给我钱,给我少了我得骂你。当爹养也得养在城里,你没那点本事,别占人家地。

    我们一大成功是瓦解了农民阶级,现在还有农民吗?一动不动共拿农民说事,农民怎么怎么着,有农民吗?谁是农民?给我站出来我看看。你说我户口是农民,你户口有用吗?户口是管理老百姓一个行政的东西,农民作为一个阶级,作为一个阶层,是根据他的收入来源来的。现在中国农民全年收入54%以上是打工收入,是你们给开的支。还有三到五个百分点是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转移财政支出,一号文件给的,还有一两个点是农民家庭的非农经营,还有财产性收入。真正靠那几亩地刨出来的很少。哲学告诉我们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事物的性质,一个人主要劳动时间、主要收入来源不在农业,你还管他叫农民吗?所以我完全有把握说,共和国这35年,农民作为一阶级在整体上已经瓦解了。大多数人2.6亿农民工,他们已经是产业工人,不是农民了。当然还有一批小地主、新地主,我们北京是最明显的,你们到北京郊区看看,现在的地主可比原来的大地主神气,大地主白天拎个鸟笼子到公园转,晚上回去收小产权房的租金,这是什么呢?活地主啊。我们中学的时候学语文课本上都有,我们养了一批活地主,就坐着吃。随着城市的扩容,我们培养了多少新地主啊?什么长期不变、永远不变,那地是承包地,你不干了就给我倒出来,地给你的是宅基地,你不住给我倒出来,你凭什么当地主。你们在座的哪个三代之前不是农民啊,你们出来还把地背出来了吗?没有吧。这些地是全国人民的,凭什么现在给你当抵押品,你不给我钱我就闹,那地是公家的地。现在土地只有两条路,国有化或者私有化,私有化现在晚了,如果49年土地就归私人,不搞合作化,那现在兼并的也差不多了。但共产党能掉下这个价吗?不能。

    瓦解了小农经济、瓦解了农民阶级,这是35年最大的成绩,这35年不管你个人得了便宜、吃了亏,站在共和国五千年历史上,这是历史上发展速度最快、经济最繁荣、政治最民主的时期,很多小年轻在网上说不民主,你懂什么叫民主,民主就是你说了算?这几年大家越来越民主,信息越流通,你看到不合理的事越多,你得抓主要矛盾。看我们整体上是前进了还是倒退了,这35年突飞猛进,所以我们的形势相当好。但是我们也犯了一些战略错误,就是双手互搏。一个手把农民拉出来了,另一个手往回推,怎么推?不给人家改变社会身份,在城里给我创造GDP都超过50%了,结果在城里没有居住权、医疗权、教育权,成了二等公民。所以我们两个时代的生产方式走到前面去了,已经是倒三七了。资本主义在中国已经三分天下有其二了,现代化成绩非常辉煌,但社会结构还在正三七上呢,落后的社会结构还很大。这两个基本矛盾造成了一个就像太极图似的,现在咱们生产方式的阳面占了2/3,但是社会结构的阳面才占1/3,这两条阴阳线扭曲的太极图,中间夹着一个大的农工潮,1.63亿是跨省区流动,这个规模宏大的农工潮是给中国定性了,决定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。所以我对农工潮的评价是相当高。

   当前政府要认识到这个问题,就是落后的社会结构和先进的经济结构的矛盾,而这个矛盾的主要焦点在谁身上?农民工身上。你把农民工给他市民化了,让他在打工地留下来正常消费,我们对外依赖就没了,就和那些小国不争那些市场了。农民工正常消费,不用达到你们的水平,达到你们消费的一半水平,13.5亿中国人既不奢侈也不寒酸,正常消费,在这个地球会是什么样子?中国将是再一次万国来潮的局面,你们让我们到中国卖点东西吧。如果我们中国人真正消费起来,我们在美国佬面前是什么样子?我们现在是怕美国,怕他们什么?是怕他们市场不让进。所以菲律宾看出来了,他敢这么嚣张。黄岩岛要真打一上午就打回来了,但是一打起来长三角、珠三角几千万人失业,马六甲海峡咱们需要的油进不来了。所以他看出来了,就跟咱争,咱不能跟它打。

    60平米的住宅要给他们一年盖700万套,什么房地产过热、房地产多了,我前两天在长三角给24个城市讲课,他们跟我发牢骚,我说你根本用心不良,离上海两个半小时车程,我干一天累死了,我两个半小时回去,再两个半回来,我还活不活了。进上海一趟城20块钱,有你们这么干的吗。真正给农民工盖的房子,应该在打工地骑自行车不超过半小时。而我们现在怎么样?好地方都盖成豪宅了,一百多平米的,连经济适用房北京都有150平的,有这么干的吗?这是给农民工盖的吗? 

我在东京大学访问学者45天,日文不行,跟人家没法交流,我就坐在地下室里翻他们一百年的历史资料,包括电影、纪录片,我就发现东京这个城市100年内扒了四遍,一开始跟我们现在一样,发了财了,很怕人家不知道,盖150、160、200平米的房子在繁华地区,结果过一段,每一两代人老板们明白了,他的安乐窝应该在郊区的别墅里,不能在繁华市里,他们就往外搬。政府也明白了,说过去喝醉了,现在清醒了,我要理顺分配关系,按年收租,按年收税,结果大房子买得起住不起了。所以就扒,但是不能一步到位,大房子能改下水道的,就改成小房子了。东京扒了四遍,人不是学习出来的,是教训出来的。而日本人是经济动物,打得疼了,知道挪个窝。我看完了以后,我说这要是在北京、上海、杭州,不扒八遍不算完,中国人惰性太强了,不出血都不太挪地方的。

日本东京人均可支配收入四万多美元了,但是平均户型62平米。为什么?一个大学教授很有名气的,在市里养不起上百平的房子,必须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到外面去买房子。中国早晚有这天,盖了扒,扒了盖,你想想还不够你们忙的。因为一年盖七百万套,得盖三五十年,才把农民工消化了。七百万盖起来得需要多少砖瓦钢筋水泥,什么四大过剩,全是伪命题。一个国家13.5亿人,一个大穷国家,现在美的还发愁产品过剩、劳动力过剩、钱也过剩,什么都多,有这样过日子的吗?把你能耐的。你算一算你什么东西多,再大的数除以13亿都是小数,哪个都不多,有多就有少。好多领导只看到多的这块,不知道少的那块。正因为社保、医疗、住宅制度性短缺,才使这些东西剩下来了。什么流动性过剩,都不知道现在存款准备金20多,你不想一想,那等于水聚的多,那就把坝加高点,却不知道外面的地都旱死了。这不跟大地主把钱放坛子里埋地里一样吗。

    美国人觉得,中国人维持现状,美国人最高兴。他们逼着人民币升值,这就是倒骑驴。跟中国人打了这么多年交道,美国人已经很清楚了,咱们就是对着干,而且也写到毛主席语录里,凡是敌人反对的咱们就要干。农民工要是一个百分点盖了房子,带动三五个产业,然后是孩子上学,老婆看病,父母养老。这边一个百分点,那边GDP10个点左右,而且是给自己打工的GDP。这样下去那得多少年?三五十年由10左右,变成9左右,变成8左右,但是都是八九不离十的数字。什么时候咱们才能进入夏天了,原始积累没了,现代化完成了,开始有周期了。那时候手忙脚乱的进行调控,得了多动症,把经济弄成这个样子。是他们折腾的。要给市场自调节、自组织留有充分余地,实在过不去那槛了,你扒拉一下。现在它能动,物价一上、一下是帮你调结构呢,结果它一上来你就按下去,一下来就拔,不让你调。我们现在是相当好的形势,在那逆调节,跟市场规律对着干,这个问题我们要想明白。

    大家把心放在肚子里,不用担心。中国经济八九不离十的涨,至少还有20年,在这个过程中,你们建筑行业那是大显身手的时候,正是基础设施到住宅、商品房、廉租房,给农民工就得盖多少啊,而且你们还得准备给那些不合适的扒了,把北京二环以内超过百米的早晚得扒,不扒就背不动。

    建筑业在这个发展的大势里,不是农民也不是一般的加工业,你们造的这个东西50年、100年都有前途,把这个性质看清楚。再把这个位摆好,我在建筑行当里是老几,我有没有本事在市场分工中有不可替代的位置,如果没有,赶紧去找自己这个位置,给自己定好位。如果认为自己根本不行,在这个行当里根本排不上,挣不了钱,我劝你赶快把企业关了,去学习,跟其他企业搞好关系,提高自己的人力资本。如果认为行,我能站住脚,那么你就应该来定你的功能,我应该承担什么功能,产业链里、在市场面上要想清楚。最后是定结构,结构决定功能,你要赚多少钱,要承担什么责任,企业的组织结构、产业结构出了问题,你就达不到目的。在这四定的基础上,我给大家提几个中。

    五个中是从全国的角度,各个层次矛盾的转化为关节点,任何矛盾都在中部发生变化,我们以往工作的教训是抓两头带中间,我告诉大家真正的矛盾转化在中部。我给你们提几个中,第一个中,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的转化、矛盾的转化关节点在中小城市,中小城市的扩容不用讨论的,所以你们投资的重点,你们揽业务的重点,不要到大城市去锦上添花,也不急于在小城镇雪中送炭,把精气神人财物都要往中小城市摆,什么叫中小城市?就是县以上的城市。在东部地区是以县为主,中部地区以地级市为主,西部地区以省会为主。成长性是分不同地区的,在东部地区现在主要是县级市,要把50万个县搞成百万级的。中部城市强调地级市所在地,把地级市做大做成一二百万人的城市,成长性非常高。西部地区把省会搞成几百万,甚至把全省一半人口折腾到省会,这是最高级的。

    你们和城市化关系比较密切,城市化就是化市为城的过程,最后才是城。当年张德江任在浙江省委书记,他省委班子让我去讲两次,大标题让我给讲城市化。他当时主持会,我就给他开玩笑,我说不讲城市化,我说我倒过来讲,“化市城”,为什么?当时浙江省城市化领导小组放在建设厅,全国是由建设部来搞城市规划,是错了。不懂城市化,以为是城建了。城市化是空间结构的现代化,是个没完没了的过程,还说城市化超过70%、80%就结束了,不对。“市”是什么?是交换关系的总和,而不是农贸市场、产权市场、股票市场,不是,是人和人的交换关系,我们现在不懂这个城市化,劲都使在不是那个地方,空间代替时间,人和土地的关系改变了,人和人的关系改变了,把经济活动向特定的空间集中,干什么?用空间代替时间,缩短交易成本,降低交易成本,然后经营活动一集中,这个过程叫聚二进三。第二产业往一起聚,第三产业就上来了。这样劳动力就主要进入第三产业,第一产业、制造业淘汰劳动力,就是靠空间的改变,聚二进三,化市为城,创造工作岗位,这个过程是现代化的过程。

    而城镇化呢?它对的方面是反城市化的产物,是未来化,就是要素经济活动向城市集中,进入到一定程度,集中的效益和带来的弊病发生了转折点,就出现了形散神不散的小城镇。我们在实质上搞不清楚,一字之差,牛之千里。北京城、上海城大了,怎么办?甩出去功能区,而这个功能区叫小城镇,它实际上是母城的一个功能区,形散神不散。而北京现在搞的这些小城镇,密云、大兴,说它是河北的也行,根本不承担功能,这是人造的,根本不符合现代化和反城市化的过程,这个过程中,你们把精气神往中小城市来,肯定有发展前途。中小城市早晚要扩容,而农村的问题,不过是现在下了几个绊马锁把农民拴在那儿。

    第二个中是中部地区,同样是中小城市,现在哪儿最繁荣?就是河北、河南、湖南、湖北、安徽、江西,中华民族的这五六亿人口所在的地方,现在是东部开放,一江春水向东流,30年了,西部大开发,折腾到东北,来个东北振兴,最后才提出来中部崛起。我告诉大家,这是他们没有战略思维,谁都不得罪,东部开放、西部开放、东北振兴、中部崛起,其实最主要是中部,中部崛起就是中国崛起,所以我们现在农工潮在中部打旋,东部现在是农工荒。这两个“中”合在一起,你们的行业发展往哪儿使劲呢?中部地区的中小城市,那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第三个中就是中档产品,你们建筑产品眼睛看着高的,脚下淘汰落后的,手里一定以中档产品为主,而我们现在一弄就是豪宅,一弄就是别墅,整个国家现在都是有点浮躁心理,有高的不说低的。我们在现代化的中后期,还有几亿人没有正常消费呢,任何一个国家中档产品都是当家产品,立于不败之地。手里可以研究高的,日本人特别聪明,他们研究几代产品,这代产品没占领市场,那两代都不放出来。而我们现在一哄而起,都搞高级的,结果现在赔得一塌糊涂。高的怎么还赔呢?因为和结构不匹配,劲没使在正地方。比如咱们的月饼,当年我念书的时候,四个月饼包一包,用绳子一捆挺好,现在的包装盒那么豪华,你也不吃,你给他,他给他,后来扔了。

    我们这帮土豪们出国丢娘家的人,你说你用得着那么挥霍吗,长身体、长知识,增长赚钱的本事,是靠豪宅、豪表、靠白面能解决的吗?低素质的人暴富就是这种表现。而我们不要迎合这种低素质的人,要迎合那种中等收入阶层的人,所以你们盖房子盖六七十平米的房子,真正盖好了你们不卖当房东都行,十几年就可以回本了。日本的房子的寿命是一二百年,20年以内把本捞回来,剩下的都是你赚的。在香港70平米以上的房子都是豪宅。将来你是买得起房子住不起啊。所以我们早点盖那些中档房,也别搞太差劲的房子,别搞贫民窟那种房子,盖就是现代化,50年不后悔,100年还能周转的。中国现在钱都堆房子上去了,宁波奉化的房子,买的70年的产权,20年就坏了,塌了,这怎么弄。所以要做中档产品,非常实用的,现代化功能都俱全的,不要搞大房子,也不要太豪华,一定要搞适合的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倒春寒里明进退,四定五中决胜负。中国的形势谁也挡不住,现在这个阶段正是长个儿的时候,有个发烧感冒是免不了的,但是我们内在的体制,特别是赶上全球化的背景,势不可挡,我们作为企业家有幸托生在这个阶段,你就偷着乐吧。要有信心,不要被暂时的波动所迷惑,下定决心,脱胎换骨,改造自己的企业,立于不败之地。谢谢大家!



会议培训
·[中施企协]关于举办建筑业高新技
·[]关于举办建筑企业资质管理公益
·[中施企协]关于举办“管理会计与
·[中建协]关于召开装配式建筑与智
·[中施企协财]关于举办“减税降费
·中施企协字〔2019〕36号-关
·[中施企]关于召开智慧建造现场观
·{中施协}-关于举办《公路工程标
·关于召开2018年工程建设科技成
十三五规划
·混凝土与水泥制品行业 “十三五”
·建筑业十三五规划解读
·安全生产“十三五”规划
·从“十二五”到“十三五”:世界怎
·“十二五”导航与位置服务重点科技
·李鸿忠王国生强调:实现十二五圆满
·“辉煌十二五”系列报告会第九场报
·[辉煌十二五]服务业:经济新引擎
·王保安:“十二五”时期我国经济社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法律声明 | 加入收藏

Copyright © 2008-2018  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京ICP备16000573号-2    建筑业联合资讯网 版权所有
保留所有权利,不经允许请勿挪用,有任何问题与建议请联络: caea2008@163.com